如何評估世界語言的影響力

來源: 中國外文局翻譯專業資格考評中心

中國外文局翻譯專業資格考評中心副主任 楊建平

  2016年,世界經濟論壇發布了歐洲工商管理學院創新與政策倡議的特約研究員陳凱(Kai L. Chan)博士撰寫的《語言能力指數》(Power Language Index)報告。該報告指出,當今世界有6000多種語言,其中15種語言的使用者加起來約占世界人口總數的一半,約2000種語言每種語言的使用者都不到1000人。為有效評估不同語言的影響力,衡量不同國家的語言競爭力,該《報告》對世界124種語言的影響力進行了比較研究,對138個國家和地區的語言競爭力進行了評估,這為世界廣大語言學習和研究工作這提供了重要參考。

  一、世界10大語言能力指數的排名情況

  陳凱博士對124種語言的影響力大小進行了評估(在124中語言中,有的是同一種語言的變體或方言)。評估的結果是,截至2016年,世界語言能力指數排前10位的分別是英語、漢語、法語、西班牙語、阿拉伯語、俄語、德語、日語、葡萄牙語、印地語。在這10種語言中,排前六位的語言都是聯合國的工作語言,排第七、第八位的是兩個經濟大國德國和日本的語言——德語和日語,排第九、第十位的是兩個金磚國家巴西和印度的語言——葡萄牙語和印地語(巴西講葡萄牙語,印度41%的人口講印地語)。這十大語言的能力指數大小順序和得分情況如下表所示:

  報告特別說明,如果將中國漢語的方言都加在一起,漢語依然排在第二位;但是如果將烏爾都語并入印地語(包括所有的印度語方言),印地語的排序會超過日語和葡萄牙語。

  《報告》還對各語言到2050年時的情況進行了預測,結果是漢語的能力指數會有新的提升,但英語依然保持世界最強影響力。到那時影響力排前10位的語言分別是英語、漢語、西班牙語、法語、阿拉伯語、俄語、德語、葡萄牙語、印地語、日語。他預測的到2050年時前十位語言的能力指數大小順序和得分情況如下表所示:

   二、世界語言能力指數的評估方法

  與語言相關的因素很多,陳凱博士是如何評估語言能力指數的呢?他從“地理”、“經濟”、“交流”、“知識與媒體”、“外交”等五個方面對語言進行了考察。每一方面又分成幾個不同的指標,總共涉及到20個評估指標。

  具體來講,“地理”方面利用的指標是:“語言使用國”、“該語言覆蓋的地理面積”、“入境游人數”;“經濟”方面利用的指標是:“GDP(購買力平價)”、“人均GDP(購買力平價)”、“出口量”、“外匯市場規模”、“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特別提款權”;“交流”方面利用的指標是:“母語人數”、“第二語言人數”、“講本語言的家庭數量”、“國家的出境游人數”;“知識與媒體”方面利用的指標是:“互聯網內容”、“電影紀錄片數量”、“世界500強大學數量”、 “學術期刊數量”;“外交”方面利用的指標是:某種語言是否是“聯合國”、“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世界銀行”的工作語言,以及該語言是否在其他10個重要國際組織中被指定使用(這10個國際組織分別是:國際展覽局、國際足聯、國際刑事法院、國際勞工組織、國際奧委會、各國議會聯盟、國際電信聯盟、經合組織、國際郵聯、世界貿易組織)。

  在這五個方面中,前四個方面的得分權重均為22.5%,最后一個方面“外交”的權重為10.0%。在計算每一種語言的得分時,首先用每一種語言的同一指標分別去除以該類指標的最大值,得到一個0—1之間的數值,其中每一個指標的最大值都為1。在“外交”方面中,當所評估的語言是前3個大的國際組織的工作語言時得分為1,否則為0。在后10個國際組織中,如果是該國際組織的工作語言得分為0.1,如果不是得分為0。然后根據事先確定的每一類權重比例去分別乘以該數值,得到一個轉換后的新數值,再將每種語言20個評估指標轉換后的新數值相加,就可得到每一種語言的能力指數。

  在20個指標中,由于每個指標對語言的影響不同,所以對每項指標的得分權重也作了區分。對語言影響大的指標賦予了完整的權重,影響相對小的賦予了一半的權重。如,在第三方面“交流”中,“母語人數”這一指標具有完整的權重,“第二語言人數”的指標則具有一半的權重。在20個指標中,計算一半權重的指標有9個,這9個指標在上述表格中都用星號(*)作了標示。具體5個方面、20個指標,以及每個方面和每個指標的得分權重如下表所示:

  為盡可能準確評估某種語言的影響力,評估時需要明確在一個國家范圍內哪些語言是主要語言(dominant languages),哪些語言是次要語言(minority languages)。主要語言是一國廣泛使用的語言,多數情況下是該國的工作語言或官方語言。次要語言與主要語言相比處于從屬地位,但以該語言為母語的人數也達到了一定的規模(在一國范圍內講該語言的人數最低占到全國總人數的10-15%)。對于與民族國家相關聯的每個指標,在反映語言影響力時,屬于主要語言的系數就按1計算, 屬于次要語言的系數按1/2來計算。例如,加拿大大約3/4的人使用英語,英語在全國廣為普及;大約1/4人講法語,主要集中在魁北克省和新布倫瑞克省。這兩種語言在加拿大聯邦層面地位平等,都是該國的官方語言,但英語屬于主要語言,法語就屬于次要語言。當加拿大的GDP映射到“英語”這個語言時系數為1,當映射到法語時系數則為1/2,也就是加拿大的GDP映射到英語時計算全部價值,映射到法語時只計算一半的價值。該《報告》評估語言所涉及的國家除了聯合國承認的193個會員國之外,還包括了科索沃、臺灣、香港等地區。

  根據以上評估方法,得出了124種語言的能力指數。下圖為英語的5個方面20個指標的基本情況:

  下圖為漢語的5個方面20個指標的基本情況(其中講漢語的三個國家和地區指中國大陸、新加坡和我國臺灣地區):

  每一種語言都有像英語和漢語一樣的這樣一組得分,這里就不再分別列出。需要特別指出的是,語言使用有許多特殊的情況,如一種語言在一個國家可能有官方地位,但不能有效使用,如瑞士的羅曼什語;有些語言被作為第二語言得到廣泛使用,如法語;還有些語言只在某國或某個特定的地理區域使用。在評估時對這些細微差別都作了考慮。

  三、國家語言能力指數的排名情況

  不同語言有不同的語言能力指數,不同國家的人講不同的語言,所以每個國家的語言能力指數也不同。如,英語是世界通用語言,在世界語言影響力排名中居第一位,說英語的人可以輕松地在國外旅行和工作,講英語的國家對外開展業務就有語言優勢,所以國家具有“語言紅利”。

  陳凱博士根據每個國家居民講的不同語言,結合講不同語言居民在該國所占的比例,進行了加權平均,初步得出了該國語言能力指數。如瑞士講德語的居民占67.6%,講法語的占23.8 %,講意大利語的占8.6%,德語、法語、意大利語的語言能力指數分別是0.191、0.338、0.108,三組數據對應分別相乘后,再將三個乘積相加,所得 0.228就是瑞士國家語言競爭力加權平均指數。但是僅僅這樣計算,還不能真實客觀反映瑞士這個國家的語言能力指數,因為瑞士的居民除了說這三種語言,他們的英語水平都很高,在對外溝通交往中表現出較高的能力和水平。所以,陳博士在在評估國家的語言能力指數時,還考慮到英語是全球通用語言的影響,對一個國家內非英語母語人士講英語的熟練程度也作為重要參數進行了計算。也就是他利用一個國家的非英語母語人士的英語水平情況,對該國的加權平均語言能力指數進行了調整。計算一國的非英語母語人士的英語水平時,他參考的數據是英孚教育2016年度完成的《英語熟練度指數》(English Proficiency Index,簡稱EPI)。

  陳凱博士首先計算了每個國家或地區的加權平均語言能力指數,然后又分別計算了英語熟練度指數,在此基礎上對138個國家和地區(包括我國臺灣省和香港特別行政區)的語言能力指數進行了排名。國家語言能力指數排在前10位的國家分別是新加坡、加拿大、丹麥、美國、英國、新西蘭、澳大利亞、愛爾蘭、巴巴多斯、牙買加。

  國家語言能力指數((PLI))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一個國家的居民憑借其語言能力與世界溝通交往的能力和水平。在各國PLI排名中,新加坡得分0.926,高于英國和美國的0.889,因為新加坡的居民會說英語、普通話和馬來語,對于那些母語不是英語的人來說,他們的英語水平也很高。加拿大和丹麥的PLI得分分別為0.925 、0.901 ,也高于英國和美國的得分,因為加拿大居民幾乎都會說英語和法語,而丹麥人講丹麥語,但他們熟練掌握英語,幾乎整個國家都是丹麥語——英語的雙語者,所以這兩個國家的得分要高于純英語母語的國家。盡管漢語在全球語言能力指數排名中居第二位,但受中國人普遍英語水平不高的影響,中國大陸在國家PLI排名中只排在了第41位,遠低于漢語在全球語言語力指數排名中的位次。

  該《報告》特別指出,對國家語言能力指數進行評估時,因為在調整指數方面只考慮了一個國家非英語母語人士講英語的熟練程度,所以作出的評估只能算是一個大致評估。但是,該方法運用到評估人個的語言能力時要相對準確。如果一個人掌握了多種語言,特別是熟練掌握了英語、漢語、法語、西班牙語等語言能力指數得分較高的多種語言,那么這個人就具有較強的語言能力指數。所以,一個人要想提高個人的語言能力指數,除了掌握好母語外,還必須多學并熟練運用語言能力指數高的外語。

  (注:文中圖表轉引自陳凱博士的《Power Language Index》)

?

彩票开奖查询公告云南快乐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