備考CATTI二級口譯的喜悅之旅

來源: 中國外文局翻譯專業資格考評中心

  我2004年英語專業本科畢業,2008年碩士畢業(英語語言學方向),畢業前通過三級口譯。留校工作7年間,我一邊教口譯,一邊學口譯,一邊做口譯,一邊考口譯。7年之后,我迎來了專注口譯學習、全面提升語言水平的最好年華。此時,將過去多年學習和實踐過程中的傷疤和體悟凝固下來,用以明志,督促成長。是為題記。

  遲到的頓悟——知(Enlightenment)

  我至今沒有過二口不是偶然。

  面對巨大挑戰時,人自然會驚慌焦急,智商和情商也隨之下降,于是,很多人都會有意無意地找尋理由(justification)讓自己心安理得地逃避挑戰,有選擇時,往往會走那條“更容易的路”。然而,這種應對機制的結果是,我們始終徘徊在瓶頸口、離不開舒適區、無法自我突破。

  2007年,我憑著吃老本兒僥幸通過了CATTI三級口譯,遂在第二年報名參加二級口譯(“二口”)。未過。后又考過多次,但最好的一組成績是85分(綜合)/50分(實務),最差考過27分。

  是的,27分。

  這個分數足以讓幼稚的我產生各種“幻想”(myths),才能平息深深的自我懷疑和惱羞成怒:

  myth 1、都怪考試機制不透明,讓人死得不明不白:考題既不公布答案,也不公布評分細則;

  myth 2、都怪教材不好:指定教材跟不上時代變化,參考答案筆譯痕跡重;

  myth 3、口譯不是一般人能干的事,而我沒這個天賦。算了,及時止損。

  殊不知,當年那個拿了27分的27歲的我根本不懂,以上羅列的三條不是原由,而是理由,甚至可說是借口,因為:

  1、死得其實相當明白。死因無非是:a.沒聽懂 (錯譯、漏譯);b.沒說人話(不通順、翻譯腔)。

  又沒聽懂、又不說人話,你不得27分誰得27分?假如這樣也能得60分,那才叫“活得不明不白”呢。CATTI考試為鑄就合格翻譯嚴格把關數十年,我應該慶幸自己遇到了真金白銀、沒有漏洞可鉆的她。

  2、“教材陳舊”這個理由不攻自破,因為“日光之下,并無新事”。即使產生了新名詞、新說法,也幾乎影響不到口譯的整體譯文質量。

  至于參考答案筆譯痕跡重的問題,可以建議出版社和編著者考慮進行調整。但更尖銳的一個問題是,要謹防“仗著”口譯的獨特性在不知不覺中又找了一個不突破自己譯文質量的借口。將業余口譯和專業口譯區分開的終極指標之一肯定是譯文的文字質量。那么問題來了,你追求哪個,業余還是專業?更何況,口譯也并不等于一味的使用短句和順句驅動,只要是好的文字,就值得我們學習,通過熟能生巧,脫口而出。

  3、口譯的確不是一般人能干的活。但,我的努力程度之低,還沒到輪到拼天賦,就已經輸了……

  尤其是第3條,當初我憑這一句世界上最令人絕望的理由,無比“方便”地把自己的潛力、應該也能夠肩負起的奮斗責任否定得干干凈凈。

  至此,我的CATTI二口屢戰屢敗的問題已經很清楚了,核心在于找借口容易、付出很難。其實,看很多網友講自己CATTI考試失敗經歷的帖子,都能看到一個共同點——剖析了很多客觀理由,唯獨對自己的剖析不夠客觀。多么痛的領悟,讓我的全面備考遲來了七年。當然,遲到比不到好。現在,我但凡因為某一挑戰而動了放棄的念頭,或者有意無意地尋找“客觀原因”(justification) 時,我都會問自己,究竟是真的有客觀原因限制了我?還是因為不敢直面困難而在尋找開脫的借口?通常在提出這個問題的同時,我就有了答案,和繼續前行的勇氣。

  專注、可持續備考——行(Action)

  我在備考CATTI過程中有過很多困惑或問題,例如,市場上十幾種口譯教材,怎樣選擇或搭配?與口譯學習配套的聽說讀寫訓練該怎么分配精力?口譯實戰對備考和學習有何意義?

  “聽了那么多口譯學習方法,卻依然學不好口譯、過不了二口”問題的癥結在于,不能夠可持續的專注口譯備考和學習。“可持續”事關策略,“專注”事關態度。我基于個人近幾年的外語學習和口譯學習體驗,形成了以下四條環環相扣、彼此貫穿的二口備戰思路:

  1、只練一本書

  2、360度無死角訓練

  3、重復

  4、不找借口、可持續發展

  只練一本書(重復)

  Thomas Aquinas曾說過要小心那些“只讀一本書”的人。人們對這個說法產生了理解上的分歧,很多人認為這是在批評知識面狹窄、觀點偏激的人,但我認為這句話應該理解為:精讀一部書,以一頂百,以不變應萬變。面對十幾種教材,不用挑花眼,就用CATTI指定教材《三級口譯實務》,吃透之后再考慮看其他教材。“吃透”的標準很容易把握,就是脫口而出。無論是“武當內家拳具有以靜制動,以柔克剛,以四兩撥千斤,后發先制的武術特點” (It’s characterized by slight motion’s conquering violent motion and mildness’ conquering firmness –called “four liang vs. one thousand jin” or winning only after the enemy has attacked you),還是“布達拉宮廣場紅旗飄揚,雅魯藏布江縱情歌唱,古城拉薩披上了節日盛裝” (The ancient city of Lhasa is covered in gala decorations with red flags flying in the Potala Square and the Yarlung Zangbo River gurgling delightfully),都必須做到即時翻譯,還要保證準確和流暢。簡單計算一下,每單元5篇文章,每篇文章平均500字/詞,16個單元共80篇文章,共計40,000字/詞。按磁帶小時計算,每單元音頻約35分鐘,16個單元約10小時,聽譯、視譯、回譯甚至同傳四種方式訓練下來,相當于40小時(復習不計入)。活學活用舉一反三,精通80篇文章的輻射力就會翻倍。突破了第1個40小時(《三級口譯實務》),第2個40小時(《二級口譯實務》)會完成得更快、更好,譯文表達也會越練越順。

  “吃透”的另一方面是指,三級口譯的80篇文章不僅適用于練口譯。例如,每一篇英譯中的文章我都會聽寫一兩遍,當作復習,同時可以提高英語寫作思辨能力、積累詞匯、模仿地道的語音語調。特別建議口譯基礎薄弱的學習者采用這種“只練一本書”的方式來學習口譯,至少是在復習的初期。等一本書練完時,可以豐富聽力和閱讀材料,比如引入BBC新聞、《經濟學人》期刊作為全面提升聽說讀寫思辨能力和知識面的絕佳學習材料,具體方法人各有異,但學習的總原則還是在于“吃透”。在這個過程中,一定不能圖快,我經常提醒自己:慢就是快,因為“Short cut is the longest distance between two places.”

  360度無死角訓練(重復)

  訓練時,每篇文章都做聽譯(帶筆記)、視譯、回譯,一個都不能少。更重要的是,每一篇文章訓練完之后都必須整理,包括詞匯、句法、背景知識、對比多種譯文的差異;我的一個口譯老師說過,“簡單的招式練到極致就是絕招”,因此,所有材料(包括相對簡單的英漢互譯、句子翻譯、段落口譯)都應嚴肅認真對待,并基于艾賓浩斯遺忘曲線理論及時復習。這樣下來,《三級口譯實務》這本教材要學習一年才能做到通透扎實、練到極致。

  不找借口、可持續發展

  備戰二口需要長期付出,因此必須做到可持續發展。無論是教材選擇、進度安排、口譯類型組合訓練(聽譯+視譯+回譯),還是重復次數、口譯難點的應對策略(比如,忍多久再去翻看答案),我們的選擇和計劃應該將難度校準在稍高于目前水平的位置。備考二口和口譯學習的路上會遇到很多次瓶頸期和具體的挑戰。想走那條“更容易的路”時,要記得問自己,究竟是客觀原因限制,還是在找借口逃避困難?是不愿還是不會?這一點如果能有清醒的認識和及時的自我提醒,加上科學的方法配置,相信一定能做到長期、專注地學習口譯。

  口譯實戰對備考和長期學習的意義

  雖然身處“翻譯沙漠”的甘肅省,我依然經歷過幾十場口譯實戰(包括會議口譯和陪同口譯)。實踐的打磨觸發了我很多思考,小至翻譯策略的選擇,大至翻譯的良知和翻譯職業的社會認知。最深刻的體會有兩點。

  第一,即使會議組織方嚴重貽誤遲遲不提供發言人基本信息并且態度惡劣(從某種程度上講這是一種普遍現象),但只要是已經接下了任務,只要不是過于專業的會議,我出于道義和職業的良知還是會硬著頭皮去做,不輕易放棄。因為,譯員是否懂得自己在國際會議現場的價值(無論是在歷史還是當代)、是否懷有職業自豪感,都不應該受控于會議組織方是否懂得譯員的價值。這就好比人們禮貌友好的舉止應當始終如一,不應該在碰到冷漠或者不文明的回應時心灰意冷地改變自己的處事原則。當然,我選擇硬著頭皮做口譯的“無米之炊”,也是因為及時地問了自己“不愿還是不會?”這個問題之后,決定勇敢挑戰自己。

  第二,功底一定要扎實,這樣,在遇到上述情形時,也可以做到處變不驚,做好“無米之炊”。尤其在面對眾多實戰機會時,要冷靜衡量自己的長期發展需要,做好學習和實踐的平衡取舍。只有每一個譯員都努力提高自身的專業素質和職業素養,才能得到1+1大于2的效應,而不是停留在對翻譯職業環境不理想的抱怨之中止步不前。此時,我們的口譯學習不只是個人行為,而變成了有可能改變翻譯行業社會認知普遍低下現狀的基石,是實現所有口/筆譯員健康、可持續職業發展的希望。而這些,都來自于潛心、靜心的口譯學習,不斷提高自己的雙語水平,與口譯實戰形成良性互動。

  喜悅之旅 功不唐捐 (Life-Defining Pilgrimage)

  前段時間的復習備考,正值三伏天,往往是訓練完一篇文章(約4小時,重復10遍)之后,才發現自己已是汗流浹背。辛苦是辛苦,但是,在這38度的高溫天氣中練口譯說來也有趣。每次開練之前覺得自己已經在中暑的邊緣,但是,練完之后居然神清氣爽,毫無中暑的癥狀。原來,練口譯還有解暑強身的功效!我也漸漸體會到,藝術家或者天才能夠做到“夏練三伏冬練三九”,不是因為他們有百毒不侵金剛不壞之身,也跟意志力沒關系,而是因為專注。專注于這種高難度、高強度的學習可以帶來近乎“天人合一”的狀態,我們由此感覺不到個體的存在,學習完之后還有脫胎換骨的感覺,這就是口譯學習帶來的喜悅。從這個角度看,專注比意志力“高大上”多了。后者是在忍受煎熬,而前者是主動接受自我修行。因為專注,“10000小時 ”和“400小時 ”聽起來就像“10000小時的喜悅之旅”和“400小時的喜悅之旅”一樣。

  現在,下班回來的每個晚上或者周末,我都會開啟“專注修行”模式。翻開《三級口譯實務》,像虔誠的教徒一樣,平靜地在可持續努力中等待高分過二口的那一刻,然后,收起成績單,平靜地開始備考一口,平靜喜悅地度過始于CATTI但不止于CATTI的我的“譯生”。

彩票开奖查询公告云南快乐十分